有人说我们这代人寿命很短,过了二十几岁就慢慢变成了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1-01 18:15

在2018年的最后几天,失眠的情况愈来愈严重,辗转反侧,还是决定重新整理这篇文章。这应该是第四遍了,从2015年到现在,断断续续,有过因为写不下去而放弃,也有过因为有了新的认识而重新来写,深夜是难得的写作氛围,与其与自己干耗着,不如做点还算有意义的事情。

曾经幻想的大学要结束了,然而,与之前的幻想相违背的是,好多好多的事情,就像这篇文章,总是在重复。临近毕业,周围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相同的感受:四年飞逝,即使深谙的各种道理与规则,但还没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于是,就一直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徘徊。

这种徘徊,不是因为失意,相反的,却有一种得到与丢失之间的纠结。因为总是感觉过去的生活带给了我很多,但到了最后的总结的时候,却是常常地不知所措。

这种徘徊,应该还是有一种不舍,大学确实经历了太多。在感受着模糊的获得感时,总能真切的感受到失去。失去了无数次的机会与时间,失去了很多本以为会刻在心里的美好记忆。

在高中的时候把三十岁之前分成了很简单的三个部分:大学前,大学,工作。这就像好多做好的计划,我们认认真真,严严肃肃地把所有的工作安排好,却会在后来的某个时刻,因为一个小小的情绪而土崩瓦解,最后,只会埋怨当时的无情。我本以为我会做一个把自己生活安排妥当的人,到了大学加入社团,学生会,能够妥善安排好学习和课余,还会进入实验室,拿到几个专业的奖项……但当我真正把这些愿望一个个实现的时候,却觉得自己过得很乱。大三上留在了学生会做主席,还负责着五十多人的合唱团,在兼顾着团支书琐碎的工作同时,又参加了实验室的项目,在所有事情都凑在一起的那么一个阶段,我曾经强迫自己按照规定的时间表去过每一天,我满以为这样的我会充实,但是就会在一个时刻突然询问自己,我还年轻,为什么要过这么死板的生活。然后就又麻木在一个徘徊的尴尬处境。

今年对我来说应该是最难熬的一年了,考研的纠结与复习的往复直接导致了失眠,甚至轻微的抑郁,考研这个想法定下来不难,但是真的去经历和斟酌的过程足够拖垮一个人,而我,硬生生的拖到了现在,以至于在最后这几天我还在难受而不能心安。在刚来大学的时候我是不准备考研的,十分确定的不想,但是突然有一天有辅导班来宣传,然后周围同学都开始报名,复习,然后家人朋友老师都说你应该考,然后自己就稀里糊涂的踏上了这条路。人真的不应该做没有准备的决定,当我开始这个过程的时候,父母和女朋友给了我全力的支持,我需要的尽数被满足,可是越是接受的越多,我越是不能够顺从自己的心意,直到某一天我真的认清自己不想去考研的时候,我已经不能够自如地从这条船上下来,但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不能够专心的复习,总感觉自己做了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即使他们说你不想考就算,我也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放弃。放弃,等于背叛他们的期望,等于接受周围人懦弱的嘲讽,等于丢掉这一整年的付出,也等于违背自己,吞噬自己,杀死原来的,我。

曾经单纯的以为十八岁后的我会很坚强,很成熟。然后到了某一天自己意识到,长大,不是一个晚上的事情。因为,实在不想,因为,我觉得十八岁之前,我真的很幸福。前一阶段重新看了《小王子》,突然意识到了之前没有领悟到的东西。小王子最后倒下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童年的死去?安东尼真的是在这里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冷水,我们曾经有过很多的幻想,我们曾经在自己的宇宙里游历过很多星星,我们用曾经的眼光认识了很多很多的人,却不得不在某一个时刻离开原来美丽的世界。人们会说,醒醒吧,你已经长大了。

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真的特别难过,毕竟,我从一个美丽的童话里看到了现实,这本就是我自己在用另一种方式宣告我的衰老和死亡。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的世界里的唯一了。”我不知道我是否“驯养”了很多人,我只知道,好多好多人,你们是我的唯一。

因为唯一,所以,离开的时候,会懊悔,然而,无可奈何。于是安慰自己,生命总要继续运作下去。所以我知道即使我找了工作,你们也会告诉我,找工作跟读研一样,有压力,有竞争,甚至更加严重。我会听你们的话,虽然我知道,我其实是向往这种生活的,纵然苦痛,纵然我没有做过任何一个后悔的决定。

尾记: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因为想的太多,而有或多或少的难过,但我知道,其实很多难过,真的不是因为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