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S9E14:好了伤疤不忘疼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3-20 04:36

本集是亚历山大专场,也是一次期待已久的“填坑”之旅——通过这集“回忆线”的故事,我们得知了米雪恩和达里尔腰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也明白了新篇章开启后米雪恩为何如此排外并疏远其他盟友了……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伤疤”是这一集的主题,它在身体上留下了痕迹;“疼痛”是这一集乃至这一季的题眼,它镌刻在人心中,永远不会抹去。

“回忆线”的故事,从大桥被炸断后几个月米雪恩挺着大肚子找瑞克开始。

从米雪恩和达里尔的谈话里得知,联盟众人曾经花了许多时间寻找瑞克的“尸体”,但因搜寻无果都渐渐放弃了,他们是坚持到最后的两个人。米雪恩好歹还挖出了瑞克的柯尔特巨蟒,达里尔连海边都去找过了也没任何收获……

由于达里尔给自己立了个巨大的flag,所以他日后离开亚历山大、长期在野外生活也顺理成章了。

随后不久,亚历山大救助了一群人(我给他们起名为“孤儿帮”),为首的人正是米雪恩曾经的老同学和老朋友乔斯林。

亚历山大没有过多设防孤儿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团体的成员均是未成年人,再加上米雪恩的老熟人乔斯林不顾伤势也要去找回孩子,他们就更相信孤儿帮的秉性和人品了。

“事实”证明,这群孩子很机灵也很讨人喜欢,他们与亚历山大的“大朋友”、“小朋友”一起做游戏一起玩耍,给社区带来了久违的生气和欢笑。

谁会不喜欢他们呢?比如亚伦,他是最赞成孤儿帮落户亚历山大的人之一。

在两个好友谈话时,米雪恩由衷佩服这群孩子的能力,打猎很有一套,还能保持“童真”,乔斯林真是教导有方——在乔斯林口中,原先自己那群人中没一个成年人幸存下来,但孩子会成长、会学习,可塑性极强,他们更有希望在末世中活下去。

在这过程中,乔斯林开始慢慢玩“套路”了,她鼓励米雪恩继续出去找瑞克,暗示自己是可信任的人……等到又一个“过夜派对”时,她终于图穷匕见了。

派对夜过后的早上,米雪恩等人去接孩子时,发现孤儿帮所在的房屋已经人去楼空,亚历山大存储的食物、药品等物资也被掳夺殆尽,还死了一名守卫,一对带血的儿童脚印消失在打开的井盖前……他们被出卖了。

在追击孤儿帮的路上(亚历山大应是兵分多路,同时让弩哥这样的高战力照顾行动不便的孕妇),米雪恩很自责、很后悔,她认为自己应该察觉到什么才对,可她却放松了警惕……达里尔安慰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也为今后米雪恩的改变打下了基调。

找到孤儿帮的落脚点后,由于两人不能像打击普通敌人那样对孩子下手,于是失手被抓。

等他们醒来时,乔斯林指名让莱纳斯和维尼这两个年龄最小的孩子,给两个大人上烙刑(腰间“×”字疤√),这也算是孤儿帮内独特的“成人礼”吧——至于被拐骗走的朱迪斯等人,此时只是孤儿帮的“预备役”,乔斯林还来不及给他们洗脑,显然不适合参与这种场面。

在孤儿帮“强者生存、强者壮大”的口号下,乔斯林的真面目才完全显露出来。

个人猜测,乔斯林当初可能是坑死了自己团队里的所有成年人,也可能是带着几个孩子偷跑了出来,随后利用孩子天然具备的欺骗性一路“吸血”活到现在,孩子是她的战利品,更是她赖以生存的工具——当然,乔斯林大概也真心觉得自己的教育方针没错,是“为孩子们好”,所以她要把朱迪斯从“天真”的米雪恩身边带走。

达里尔两人脱困后,被孤儿帮的“打手”拦了下来,可见乔斯林的教育工作成效斐然……

这群小屁孩的真实战斗力自然不入流,他们的真正“优势”是敌人通常会有恻隐之心,正因为米雪恩不愿下死手,才导致肚子被割伤。

米雪恩硬扛着身体打退了阻击,反杀了埋伏自己的乔斯林——“匪首”已死,剩下的人应该放弃抵抗了吧?一起回亚历山大过太平日子不好吗?

答案是否定的。剩余的孤儿帮成员继承了乔斯林的理念,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三观,他们不是被迫、而是主动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年龄越大越难动摇(所以乔斯林死后大男孩立刻接过了指挥权)。

这一幕让我想到了《行尸走肉》第四季中的女孩丽兹,这个成长于末世的孩子对世界有着独特的认知,她相信行尸和人类一样都有生命,可以成为朋友,先是在监狱偷偷喂食行尸,后来为证明自己是对的,甚至杀死了妹妹米卡。

孩子就像一张白纸,你往上面涂抹什么颜料就会有什么色彩,成年人需要力所能及地做出引导——可当那些“不恰当”的颜料被晒干定色,事情往往就不那么简单了,尤其是他们还有能力伤害别人的时候。

所以,就像先前卡萝尔不得不含泪处死丽兹一样,米雪恩也不得不砍死所有阻拦自己的孩子,不仅因为他们已经“崩坏”了,更因为他们真的敢“玉石俱焚”,把朱迪斯等人宰掉。

刚刚“坚强起来”没多久的维尼,在只剩下自己一人时终于被吓跑了,米雪恩见到了女儿。

朱迪斯等孩子一直以为大家在做游戏(小孩子通常喜欢和大孩子玩,这也是孤儿帮拐骗幼儿的优势),再次见到母亲时也没什么异样,所以米雪恩便认为朱迪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有那么一瞬间,米雪恩以为朱迪斯变了,自己失去了女儿……这是她有生以来最恐惧的时刻。

在卡尔死去时,米雪恩曾发誓“不再埋葬孩子”,可当天她亲手杀死了许多孩子……再加上朱迪斯和肚里的RJ一度受到威胁,这件事对米雪恩的精神刺激远远超过了“瑞克之死”:米雪恩决定今后只关心住在亚历山大的人,并单方面疏远了其他盟友(有对外交流就存在风险),为了保护孩子和亲人,哪怕违背卡尔和瑞克的心愿也在所不惜。

得知了米雪恩和达里尔当年经历过什么之后,再来看他们如今的言行就自然多了,要接纳莉迪亚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比想象中更不容易。

在放达里尔一行四人进来前,亚伦的态度是最佳的参照:他先前抵触米雪恩的政策,而在耶稣死后,他也变得比米雪恩更为保守。

达里尔转道亚历山大只是来给亨利做包扎护理,之后仍会赶往神之国,但他们依然有可能引来低语者……所以亨利这边刚完事儿,米雪恩就来找莉迪亚做思想工作了。

“我为了保护这里做过一些很不好、但必须做的事……如果一个人离开,就能把所有风险带走,让其他人安全,那就容易多了。”这个暗示已经和明示差不多了。

另一边,“小拽女”正和她久违的达里尔叔叔谈心。朱迪斯认定达里尔心里是想帮助莉迪亚的,而她也想帮忙,言辞之间隐含着对母亲做法的不满。

达里尔帮助莉迪亚的行为看似是“更进了一步”,但不等于他就否认了米雪恩的做法,其实他一直很理解并认可米雪恩“孩子和社区才最重要”的理念。

等晚上四人离开亚历山大时,达里尔瞅着目送他们离开的朱迪斯更不是滋味了,忍不住对米雪恩说:娃儿又闹脾气呢,她也不小了,你该把小时候的事情告诉她了,这样她能更理解你一些。

不过,米雪恩觉得母女俩都没准备好“重温”那场惨痛的记忆……等她鼓起勇气想说时,朱迪斯已经顾自己跑了。

看来米雪恩平时确实疏于对朱迪斯的管教了,女儿失踪后居然来找尼根要线索,虽然她依然用质疑、审问和批判的口吻对待尼根,但这改变不了“尼根比自己更懂女儿”的事实。

多聊了几句,尼根就意识到朱迪斯丢了——不管是瑞克,米雪恩,还是朱迪斯,你们一家人都是死脑筋——还不快去追?

一匹快马总比一辆儿童单车跑得快,米雪恩在野外尸群里找到了朱迪斯,解除危险后,母女俩必须好好谈谈。可就在米雪恩艰难开口的时候,她才发现朱迪斯原来记得孤儿帮和乔斯林……

朱迪斯一直没提起过,米雪恩就觉得女儿忘了那件事,但事实并非如此——朱迪斯不说,是因为那件事会令母亲难过(这已经不是早熟了,而是人精)。

米雪恩对女儿刮目相看之余就更费解了:原以为你不懂,其实你都懂,那你为什么还冒风险出来?

“因为我们的朋友需要帮助……事情没那么复杂,爱着某人就意味着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们,不是嘛?”

朱迪斯的这种想法,我也分不清到底是“至真至纯”还是“返璞归真”了,她把米雪恩拒人千里之外的行为(不仅是陌生人,还有山顶寨、神之国等盟友)当成了“不再爱他们”的表现……当妈的这下哑口无言,唯有抱着女儿两行泪。

回到亚历山大卡尔的墓前,米雪恩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整个人痛快多了。

这一次,米雪恩决定遵从朱迪斯的理念,要努力去“保护我们所爱的人”。

母女俩统一战线后,愉快地驾着“马车”去找达里尔一行人:欢迎搭乘前往神之国的便车。顺便说一句,达里尔作为最理解米雪恩“心结”的人,对她的改变大概也最有感触吧。

看到这里“用马拉的废旧汽车”,结合当下所有人普遍不用枪而用冷兵器的现象,我想多说几句:按照剧里的设定,在缺乏系统工业基础和资源原料的情况下,光靠尤金等半吊子“技工”和人力土作坊,很难保养、维护那么多现代化工具,时间过去越久,人的生活水平就越会回归原始,坐吃山空嘛,只有整体生产力和生产水平恢复到一定程度了,才能慢慢回升到末世前的标准,眼下《行尸走肉》里联盟的处境,还远没到那个临界点。

由于集市活动没有特别保密,被低语者发现是难免的事。

本季行尸只剩下最后两集,该交代的差不多都交代了,之后就该准备为第九季完结放“大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