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故事】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资源 | 2019-03-20 04:15

小编推荐:

谁杀了狗?

可怕的飓风苏拉呼啸而来,充满海水咸味的狂风卷着漫天的灰尘和垃圾,让平日美丽宁静的庄园变成了人间地狱。

费尔金缩着脖子,有点发抖。因为飓风,电线被刮断,周围黑漆漆的,只有一条卷毛黄狗相陪。

那是条招人讨厌的狗,主人杰森临走前曾对他说:“我也讨厌它,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下发现这条流浪狗,如果不是想装善人,我会杀了它。你懂的,强迫自己喜欢不喜欢的东西,很难受。”

费尔金是五天前经朋友彼德介绍,搬进杰森庄园给他当护院的。一天前,杰森离开了庄园,庄园里只剩下费尔金一人,还有那条讨厌的老狗,偏巧,第二天便是可怕的飓风。

这条狗不会撒娇讨巧,贪吃贪睡,还不爱干净,在客厅里为费尔金贡献了好几堆狗便,“如果不是法律规定不准虐待动物,我真想杀了它。”费尔金喃喃自语着,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飓风停了,却下起了大雨。费尔金爬起来收拾狗便,拐到厨房,费尔金突然发现:卷毛黄狗倒在地上,尸体直挺挺的。

这里除了费尔金,再没有其他人了,这是谁干的?莫非厨房里进了贼?费尔金不由细想,他赶紧冒雨把狗葬在了院落后面的树下,这事不能让人知道,他不想让人谴责。

死狗归来

电还是没来,电视看不成、电脑联不了网,费尔金吃了些东西,又无聊地犯起了困,睡觉是打发这种时间的最好办法。等费尔金醒来,雨小多了。他爬起来找吃的,在厨房门口,有些新鲜的泥土,走进厨房,他惊叫一声——那条已被埋的卷毛黄狗重新回到了它死去的地方。

是谁在作怪?是谁犯得着戏弄吓唬他费尔金?平静了一会,费尔金把卷毛黄狗重新送回到原处埋了,对黄狗恭恭敬敬地做了祷告,希望它不要再来骚扰他。

杰森打来电话询问,费尔金忙回复一切安全,他没有提狗诡异身亡的事。杰森说明天会回来,叫费尔金好好打扫一下。

第二天天蒙蒙亮,风停雨住。费尔金揉揉眼睛,却看到一个恐怖的一幕,那条已死去的狗,它又回来了,这回坐在偏厅的餐桌上,尸身挺立着坐在椅子上。从客厅大门到偏厅,留下一串泥土和雨水。

天越来越亮,费尔金低头,发现客厅里除了泥土雨水,还有一串脚印,那脚印真熟悉啊。

费尔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后背的汗毛竖得更厉害了。费尔金想:这么名贵的别墅一定装有监控,监控设备在哪呢?

杀人工具

杰森回来了。他看到费尔金痴痴地坐在沙发上,房子收拾得很零乱,他刚想发火,费尔金抓住他的手说:“先生,这个庄园有诡异!你看这条狗,明明死了,却从坟墓里跑出来两次。”杰森听费尔金说明情况,看到那湿漉漉、脏兮兮的死狗,也吓坏了。费尔金说:“您装了监控吗?能否调出那天的情况?”

杰森摇头:“哪来的监控?就算有,这几天停电,也无法正常运行啊。”

“可一般的监控都装有应急电池,停电一样运行。”

“我没有监控,实在可惜。”

死狗归来成了谜,杰森警告费尔金不要乱说出去,他怕别人误会他家虐待动物,而且关于死狗神秘的故事,会被人误会是炒作,而杰森是低调的人。他亲自把死狗抱到远处安葬了。

飓风大雨过后,天气非常晴朗。彼德来了,他和费尔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杰森手下供职,费尔金的工作就是他介绍的。

彼德看到费尔金,他关切地说:“朋友,你的脸色不太好,难道是天凉病了吗?”

费尔金耸耸肩:“这个庄园太诡异,或许这不是我待的地方。”

彼德没来得及跟他细说,就被杰森招去了书房。他们关上门,说起了悄悄话,费尔金只能从玻璃上看到他们的影子和手势,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怎么样?杰森先生,我这个朋友您满意吗?”彼德说。

“嗯,据我通过视频上监控得知,他的确有夜游的毛病。他梦中杀了卷毛黄狗,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度又把死狗从土堆里挖出来,结果把自己吓得半死。”

杰森嘴角绽出一丝狞笑:“是的,我就需要这具行尸走肉。”这个费尔金,他不是用他来看家护院的,而是他的杀人工具。

杰森想杀的人,就是他的上司米切尔。米切尔和杰森矛盾已久,虽然两人表面上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不过米切尔已经拟好了送给董事会,要求调查杰森贪污公款的函。

杰森佯装坦诚,将米切尔邀请到豪华酒店进餐,这一回,他还带了费尔金。

费尔金一看到米切尔就呆住了,这个男人他太熟悉了。三年前,费尔金家那片可怜的棚户区就是他带人强行拆除的。为了拆除成功,他还伙同他人动手打了费尔金年迈的老父亲。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费尔金呆住了,而米切尔并没有记住这个年轻人。

杰森察觉了费尔金的异常,他关切地问:“你认识米切尔吗?你的眼神好可怕,有什么故事可以告诉我吗?”

进餐结束后,费尔金将他和米切尔的过节说了一遍,杰森眼珠一转:“是的,米切尔的确是恶贯满盈的人。别看我表面和他好,其实是惧怕他的权势,有时真希望,他会意外死掉。”

费尔金沮丧地说:“但杀人是犯法的,不是吗?”

“那我们一起祈祷他被人干掉吧。”杰森开着车,一路数落着米切尔的种种劣迹,向费尔金灌输着信息:米切尔的确是个该死的人。

此时,米切尔的车子就在他的后面,这回,他们是要一起参观一处建筑项目的。到时,杰森会安排米切尔和费尔金住得很近……

谁被算计?

夜幕降临,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在下榻的宾馆内,杰森怎么也睡不着,他想亲自观看杀人现场直播。

花一点小钱,杰森就进了宾馆的监控室。今天白天,费尔金喝了杰森给他的“醒神冲剂”,这会让他的思绪更加混乱不稳,相信凭彼德认识他二十多年的经验,费尔金不会放过仇人。

无聊地观望一会,杰森也犯困了。屏幕上,费尔金终于出现了,他幽灵一般慢慢向隔壁走去,他手里有米切尔的房卡,这当然是杰森以“帮着照顾上司”为由交到他手上的。

费尔金走得很慢,不过五六米的路程却走了一分钟,杰森呼吸都快停住了。只见费尔金拿着房卡进了米切尔的房间。在那间房子里,有白天杰森以“给上司切西瓜”为名而准备的刀,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费尔金这个执行者上场了。

宾馆房间里没有装监控,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杰森两条腿都硬了,他兴奋他期待,同时也焦灼着。

过了约摸十分钟,费尔金慢悠悠地出来了,他面无表情地向楼下走去。杰森好奇了,反正米切尔已经了结了,不如等等看费尔金到哪里去,他还会干什么可怕的事?

费尔金僵直着身体,行尸走肉般,在监控中,从这个电脑消失,再在那个电脑中出现,他走出了宾馆大门。

“他梦游着出去,最好能遇到车祸,这样我也少了麻烦。”杰森这样想。他回到房间,只等明天一早天亮,他“意外”发现米切尔死亡,凭着宾馆监控的内容,费尔金逃不掉杀人的嫌疑。

第二天,杰森还没有起床,就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他万万没有想到,米切尔那该死的声音又出现了,他还带了几名警察。

“杰森,你本来只有贪污的罪名,想过一个月再收拾你,但现在你要加一条谋杀未遂。”

米切尔怎么没有死?米切尔摊摊手:“昨天夜里,我房间里倒真来了一名你借来的杀手。不过他没有杀我,而是告诉了我事情真相,是他去报了案,他会作证的。”

杰森蒙了,事情怎么会这样发展?在警讯室,他见到了费尔金。

费尔金耸耸肩:“很遗憾,起初米切尔是我的仇人,但他后来也许是良心发现,给了我家一大笔钱,而我父亲身体无恙,所以我早就不恨他了。那天出现死狗归来事件后,我发现脚印是我自己的,猜到是我梦游的毛病,我想在监控里发现真相,却发现你和彼德的对话。他忘了告诉你,我是个电脑高手,给很多大楼当过监控技术顾问。对了,我把您和彼德的对话、在车上对我说的话做了录音拷贝,或许法庭能用得着。”

杰森气得脸色发白,真想扑上去勒死费尔金。这个狡猾的费尔金,虽然有梦游的毛病,晚上被思绪控制,白天却精明得要死,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走出警讯室前,费尔金回头说:“我家旧屋为什么只拿到那么低钱款数,都是你从中贪污克扣了,我恨你们这些蛀虫,而且我最恨利用我的人,这回你甚至利用我杀人。”

真相大白

费尔金破了杰森的阴谋,他长吐了口气,真有成就感,他真喜欢看到杰森阴谋挫败的样子。

想起和彼德二十多年的情谊,费尔金恨得牙根直痒痒。他当他是知己,对方却把他卖给别人当枪使。不过,费尔金也明白:彼德只是把他介绍给杰森,拷贝来的视频里,彼德没有说出一个“米切尔”的词,所以他承担不了任何罪名。

回到家,费尔金一头扎进被子里,真累啊,为了昨夜不被梦游控制,他强忍了一夜没有睡。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毛病呢?真恨自己。

夜深了,四周静悄悄地一片,费尔金慢悠悠地爬起来,他想去看看他的老朋友:彼德。他们有话想聊聊。

彼德的住所在四楼,但费尔金顺着外露排烟管轻松地爬了进去。要在平常,他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今晚他是怎么了?

彼德正陷入梦中,突然感到周围有动静,他睁开眼,猛然发现费尔金幽灵般站在他床前,他怎么进来了?哦对了,他在梦游,梦中潜在的能力会发挥到极致。此时的费尔金双眼发直、面无表情,熟悉他的彼德知道,这正是他梦游中的样子。费尔金来想干什么呢?他梦游中所做的,定是他白天想做又不敢做的。彼德一垂眼,惊恐地看到了他手上的那把刀……

(据《上海故事》)

新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