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不可怕,就怕行尸底下藏着“低语者”

行尸走肉资讯 | 2019-03-05 09:21

开头是莉迪亚的回忆,被关在地牢中的莉迪亚对关在隔壁的亨利回想起丧尸危机爆发时,他们一家和其它人避难在巴尔的摩一幢建筑物地下室里。

父亲弗兰克焦躁不安,母亲阿尔法却显得冷静沉着(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女人),唱着儿歌安慰女儿。

莉迪亚一边听着母亲唱着歌一边用手指摸着母亲手臂上的纹身。

莉迪亚说关在这里让她想念披着人皮和尸群一起的时刻,说得很是享受。

亨利说披着人皮和行尸一起那真的叫变态。

莉迪亚反唇相讥说认为呆在这样一个社区是安全的,那样的想法才真是变态。

塔拉带着麦格娜,由美子等人在野外搜寻,正巧遇到一群行尸在“聚餐”。她们不敢掉以轻心,担心会有低语者混入其中。

塔拉我很喜欢,除了胸大之外,战斗力也不容小觑,很快宣判行尸聚餐结束,没有低语者。

原来刚才的餐是卢克和奥尔登的马,这让众人更加担心他们的安危。由美子一行人建议分头行动,而塔拉则说要回到山顶寨从长计议。

地牢中,亨利向莉迪亚说了神之国的事情,一直偷听的达里尔及时出面把亨利拉了出去训斥了一番,亨利觉得自己被利用了而耍起小性子。

硬的不行,达里尔开始用软的方法,给莉迪亚带了治耳朵的药品,希望能打动莉迪亚,套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你妈妈要是碰到我们的人,会怎么做?杀了他们?”达里尔问道。

“逼不得已的话她会动手。”莉迪亚回答着。

此时,穿插着莉迪亚儿时的记忆。一名叫马蒂亚斯的人一直在吵闹,阿尔法暗藏着一股狠劲儿告诫他“闭嘴”。

而马蒂亚斯并不听仍拍打着窗户呼喊救命,阿尔法怒不可遏将马蒂亚斯活活闷死了。

父亲弗兰克抱着小莉迪亚,唱起了儿歌,莉迪亚也开始用手指摸着父亲手臂上的纹身。

回到现实,达里尔被莉迪亚的故事些微感动,莉迪亚想要水喝,达里尔还是保持着一分警惕。

果然,在喂莉迪亚水的时候,她试图袭击弩哥,可是失败。弩哥抓住了她的右手,看到她手臂上都是伤痕。

由美子等人十分担心卢克的安危,决定晚上外出寻找。

达里尔再次来到地牢,他手里拿着桦树的树枝。拆穿了莉迪亚白天所讲的故事,询问着她手臂上的伤到底是谁打的。

莉迪亚也说出了真相——是她妈打的。达里尔追问着她们的营地在哪。

长期在母亲扭曲生存理念阴影下成长起来的她不相信善良的存在她说这里的安全一点也不真实。

世界已经是行尸的世界,母亲教导她只有跟随着混迹于尸群人才成生存。母亲平时打她也是让她记住这一点。

回忆中,睡不着的小莉迪亚来到已经被母亲阿尔法闷死的马蒂亚斯尸体旁(也是胆大。)

马蒂亚斯发生尸变,咬了父亲弗兰克。

现实中,达里尔试图安慰莉迪亚,但莉迪亚却说是她父亲软弱才被咬的。“无法弯曲的人就会被折断,他折断了。”

扭曲的莉迪亚让达里尔觉得浪费时间,走出地牢的时候发现亨利也一直在外偷听。

亨利始终相信莉迪亚内心是善良的。

私自外出的由美子一行人发现地上的足迹是低语者留下的,在这情况不明的形势下,由美子、麦格纳建议大家先回去。

但是康妮和凯莉因为卢克从前的救命之恩不愿意放弃决定继续寻找。而她们不知道自己一直被低语者在暗处注视着。

亨利决定放莉迪亚出去一会,带她参观一下山顶寨,感受一下这里的自由气息。

但是莉迪亚看到一把榔头准备藏身时一声婴儿的哭啼让她警醒。

种种回忆在她脑中闪过,内心十分挣扎痛苦,她对亨利说想回到拘留室里。

达里尔也一直在旁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回到牢房中的莉迪亚请求亨利能在这陪着她一晚,亨利答应了。

两个人的手也拉到了一起。(编剧对亨利很好啊,得不到伊妮德的芳心,安排了另一个内心善良的莉迪亚)

第二天清晨,达里尔再次来到牢房询问。

莉迪亚说出了母亲为首的低语者的营地位置。

达里尔再次希望莉迪亚说出母亲一伙低语者的信息,这一次莉迪亚终于内心有所感动,她说出了与之前说法相矛盾的话。

她说真正关心她的是她的父亲而不是母亲,真实的母亲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为了自己的安全利益可以对所有的人下手。

母亲早就相信世界是行尸的天下,她要伴随行尸而生存。遭到她的父亲反对后,父亲被母亲杀害。

达里尔准备找塔拉商量如何处理时,私自外出并提前返回的麦格纳和由美子正向塔拉解释私自外出的事。塔拉理解她们,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希望下不为例。

由美子发现远处康妮和凯莉被山顶寨卫兵带回,但是在他们的不远处还跟着数十名的低语者。

塔拉发出了警报,达里尔也赶到。围墙下正是莉迪亚的母亲,她想要回自己的女儿。

国王以西结,他的胖保镖杰瑞和卡萝尔三人在唠嗑,杰瑞说他让一位叫娜比拉的女人怀孕了,三人都非常高兴。(在加入低语者的同时也在讲下一代的故事,朱迪斯、亨利和莉迪亚等等。)

但这一段就是回忆,因为耶稣和塔拉骑着马砍着行尸就过来了,我们知道耶稣已经死了。

塔拉把宪章给了以西结。

亚历山大,山顶寨,神之国,海边旅馆,救世堂,现在又多了低语者。

来到山顶寨这边。

阿尔法没有佩戴死人面具,是为了表明自己没有恶意。

之前闯入她的地盘,杀了她的人,都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山顶寨不交出莉迪亚,就会有很大的麻烦。

她说完,手一挥,更多的活死人向寨门走来,被反绑双手的奥尔登和卢克也在其中。

以达里尔的脾气,绝不会向杀害耶稣的人低头。但康妮还躲在玉米田里,阿尔法手中又有两个人质,权衡再三,达里尔决定用莉迪亚交换。

可去地牢放人的塔拉和伊妮德慌慌张张的跑来,莉迪亚不见了,一同失踪的还有亨利。

达里尔一声口哨叫来了狗,循着亨利的味道,一直到了隐藏在柴堆下的秘密通道。

曾带着亨利喝私酿酒的盖奇想到了,亨利一定是领着莉迪亚去了树林里的小屋。

达里尔、伊妮德和盖奇立刻从通道出山寨,去找亨利。

这时,远处有群行尸在靠近。阿尔法有她的生存本领,让人混入行尸中,引导着行尸在玉米田旁打转。

卢克担心双耳失聪的康妮,双手在背后打着手势提醒康妮注意安全。可谁都没想到,活死人中还有位母亲抱着婴儿。

婴儿在烈日下啼哭,吸引了行尸。按阿尔法的规矩,人就是动物,不能让孩子安静,就只能接受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

玉米田里的康妮见那位母亲把婴儿放在田地上听天由命,忍不住跳出来,用弹弓打倒最近的行尸,然后抱起婴儿钻里玉米田。

行尸被哭声吸引着进了玉米田,听不见声音的康妮视线又被玉米杆遮挡,险象环生。幸好达里尔出手,才救出康妮,安全护送回山顶寨。

被狠心抛弃的婴儿则交给了铁匠厄尔和他的妻子塔米抚养,以慰藉他们失去儿子的痛苦。

盖奇领着伊妮德来到小屋外。亨利拒绝交人,屋里的莉迪亚听到母亲手里有两个山顶寨的人,便知道自己已没有选择。

用两条生命换来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莉迪亚还是回到了阿尔法身边。

当晚,亨利就忍不住留下字条,溜出山顶寨,去寻找莉迪亚。达里尔看到字条后,背下箭囊就要外出。

康妮一再坚持同行,二人一起出了山顶寨的大门,走进漆黑的夜色中。

神之国在以西结的领导下,五年中休养生息,再次生机勃发。

当年米琼恩起草的宪章也在神之国保管,以西结希望能在各社区参加首届集市时,共同签署,从此和平相处。

今天,派出的侦查员在附近发现麋鹿群,起码有上百头,足够三个社区一周的口粮,这在集市上一定会成为抢手货。但相同地点也有一个中等规模的尸群,必须赶在尸群之前猎杀。

狩猎进行得很顺利。把鹿肉装上车后,以西结神神秘秘的让卡萝尔和其他人保护劳动果实先回神之国,他和杰瑞、黛安等几个禁卫军另有任务。

在卡萝尔再三追问下,他才老老实实的把卡萝尔带到一间影院前。神之国剧场里的放映机灯泡几年前就坏了,之后出生的孩子都不知道电影为何物。

如果能在这里找到放映机灯泡,就能让放映机重新运转出来。

为了一个并不是必需品的灯泡冒险,卡萝尔觉得不值,何况尸群一小时内就会抵达。

可在这个末日世界里,孩子们能快乐的看电影,集市上大家再次体验之前的生活,未尝不是件好事。

通过电影,也能促进各社区之间的融合。想到这,卡萝尔不由得心动了。

先在大门一侧大声播放音乐,引开影院里大部分行尸。

然后以西结等人才进去,清理残余份子。

大厅里搜到了一堆过期桶装奶油味椰子油,再往里走,几十个行尸被堵在放映厅外的走廊,倒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黛安带领几个人守住走廊,杰瑞到放映室小心翼翼的拆取放映机灯泡。

以西结趁这个时间从墙壁上拆下海报展柜,只等各社区领袖签署了宪章,就裱好放在里面展示。

随着尸群的靠近,影院里的行尸变得躁动不安。杰瑞越急越出错,包着气泡纸的灯泡滑落到放映厅。

只带回去展柜远底于预期,卡萝尔决定冒险一试,把走廊里的行尸引到台阶前逐一击杀,成功取回了灯泡,重燃希望之光。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记得给迷妹点赞哦~

来【决战沙城】

与迷妹再续前缘

戳阅读原文,领取美剧迷独家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