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叛了毒枭,但意大利背叛了我!"警方线人落得变卖手表为生

行尸走肉电视剧 | 2019-03-19 07:13

意大利《华人街》消息:1997年美国上映了一部名为《忠奸人》的犯罪电影,片中强尼德普扮演的FBI卧底探员约瑟夫·D·皮以Donnie Brasco的化名潜入了70年代横行纽约的黑手党博纳诺犯罪家族。

现在被称为意大利当代Donnie Brasco的名为詹弗兰科的男人在潜伏意大利警的潜伏任务后,却只能蜗居在北部的一个大篷车中。

四年来,从意大利黑手党到哥伦比亚和西班牙的大毒枭们,每个人都信任着这个名叫詹弗兰科·弗兰乔西(Gianfranco Franciosi)的男人。他是如此的能干,他能轻而易举将一艘旧小艇改造成海运中的飞驰着的满载可卡因的“法拉利”。毒贩们亲切地把詹弗兰科称作小詹尼(Giannino)。

Gianfranco Franciosi

毒贩也从未想过会有内鬼,他们从未怀疑过那个为他们建造修理快艇的男人会是警方的线人

2009年2月26日,意大利警方利用小詹尼收集的情报将毒贩一网打尽并缉获了9吨可卡因。也是那天起,小詹尼不再是小詹尼,他又成了名为詹弗兰科的普通男人。警察线人的工作结束了,他的噩梦也随之开始。在2015年,他150万欧元的造船业事业被歹徒夷为平地,死亡威胁每天如影随形。

詹弗兰科指责意大利当局抛弃了他。“我背叛了这些毒枭,但我也意识到意大利当局背叛了我”

詹弗兰科仅是数量庞大的意大利警察线人及反恐行动中国家证人中的一员,后来他们大都因当局的囊肿羞涩无法提供安全保护和财政支持落得境凄惨。

在卫报的报道中,詹弗兰科坦承他考虑过自杀。“确切地说是三次,”他说。“当你为国家冒险全然不顾然后发现(之后的)生活是垃圾时,就会想到自杀。”

从线人和国家证人中收集信息一直是意大利当局遏制黑手党最有效的途径之一,但线人们付出的代价有时可能很高。被谋杀的线人名单铺的很长并还在仍在持续增长,最近的一次,在一名黑手党成员的兄弟因被发现是警方线人而被两名蒙面男子在去年的圣诞节当天枪杀,警方认为这宗谋杀是意大利最强大的黑手党团伙之一“Ndrangheta”所为。

前黑手党的兄弟马塞洛·布鲁兹泽(Marcello Bruzzese)在佩萨罗(Pesaro)回家后被杀害

在冗长的受害者名单中,一位名叫Tommaso Buscetta的线人可能付出了最为惨痛的代价,他在20世纪80年代因揭露了西西里黑手党Cosa Nostra的罪行重创了该帮,他随即在1982年至1984年遭到疯狂的报复,他的兄弟,女婿,姐夫和四个孙子遭到谋杀,两个儿子则音信全无。

根据意大利内政部的官方数据,意大利包括线人家人在内约有6200人受到警方保护,。一般而言,线人每月可获得1,000至1500欧元的津贴,另外每名家庭成员还可获得500欧元的额外补助。

但是,意大利政府似乎收紧了口袋,不再有意愿继续保护这些合作者。

上周,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马泰奥·萨尔维尼宣布,内政部将审查警方证人保护的支出,并说:“有些人受警方保护的时间太长了。”

可与政府的风声相反,更多的人呼吁为国家证人及警察线人提供更长久更优质的保护。

西西里商人兼意大利国家证人协会主席IgnazioCortrò在同意为涉嫌敲诈勒索的嫌疑犯佐证罪行后,进入了证人保护程序。但他还是收到了许多威胁,包括焚毁汽车和收到装有子弹的包裹。

尽管恐吓不断,但在去年他和他家人的证人保护却被撤销。“意大利正在促使人们反抗黑手党,但当国家一旦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时,它就会抛弃证人,我们是一群行尸走肉。”

其他的线人有时不得不逃离祖国。去年,名为玛丽亚·瓦洛纳兰奇(Maria Vallonearanci)的女士在向当局报告了她的丈夫是黑手党组织“Ndrangheta”的一名头目后,决定移居德国,因为即使受到国家保护,黑帮组织还是能够找到她。

无间道般的身份迷局同样存在。委派一名警官或平民在黑手党进行卧底任务是情报部门主管。出于安全原因,情报部门不会通知其他警察机构线人的存在,因而线人的姓名不会出现在官方文件中,他的角色也不会流出情报部门。

2007年7月,詹弗兰科在卧底工作时被法国警方逮捕。他希望意大利情报部门能确认他为线人的身份,但意大利警方并未告知法国方面他的真实身份,小詹尼被迫在狱中待了七个月。

“(只有)极少数的线人设法重新生活,” 国会议员皮耶拉•艾洛(Piera Aiello)表示,“大多数警察的线人和国家证人沦落破产或饱受抑郁症困扰。更糟糕的是,心理治疗的匮乏使得这些被迫生活得囚徒的线人境况更加恶化,与此同时罪犯们仍然逍遥法外。

去年意大利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法案规定将会给线人提供就业机会。但现实中等待詹弗兰科上岗的职位只是一处墓地的承办人,每月只有1000多欧元的工资。

为了维持生计,他以1500欧元的价格卖掉了他曾卧底的西班牙贩毒集团负责人送给他的劳力士手表。

“这不是真正的礼物,这更像是一份合同,(手表)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我的时间属于贩毒集团。”

“我作为国家卧底警察的合同有着几十份带有我签名的文件。那是另一种方式在提醒我,我的时间属于国家,但文件中没有写清的是国家同时会带走我的生活。”

(华人街网站编译:zior,编辑:末代华侨,消息来源:卫报  转载请注明:意大利华人街:huarenjie0039)